<strike id="vlbjf"></strike>

      <form id="vlbjf"><form id="vlbjf"><nobr id="vlbjf"></nobr></form></form>

        東莞市瑜利包裝用品有限公司歡迎您!

        10年食品包裝袋制造專家

        軟包裝行業的"特種兵"

        24小時服務熱線:137-1927-2813

        E-mail:sales88@p10000.cn

        聯系瑜利

        電 ?話:13719272813
        郵 ?編:528203
        郵 ?箱:victor@chinaunipak.com
        地 ?址:東莞市塘廈鎮林村鯉牙塘二區4路143號

        軟包裝行業,2020年南中國深度裸聊

        發布時間:2020-11-01

        2020年疫情全球大爆發,對于各行各業的經營者來說,可謂是開啟了一個全新的運行模式:

        抗疫與生產的平衡與取舍;

        全球化供應鏈的斷裂與重組;

        疫情發展的不確定性左右企業的長遠規劃??????

        在這種動蕩不安的大環境下,企業的生存與發展遇到了很多前所未有的新問題,也倒逼企業主必須加強風險控制,對企業未來發展做出準確的預判和決策。

        1023日,在由廣東包裝技術協會情報委員會·《包裝前沿》主辦的“2020廣東包協情報委年會暨軟包裝技術交流會上,我們邀請的陳志雄 · 郭永強 · 何偉 · 劉波 · 鐘健常等五位行業資深嘉賓就當前形勢下,軟包裝企業遇到的挑戰和機遇、未來行業發展方向分享了自己的看法與建議!

        陳志雄老師曾任加拿大鋁業亞太區副總裁,現任中國印刷技術協會凹印分會高級顧問,對軟包裝企業的運營與發展有非常全面而深刻的見解和實戰經驗;

        郭永強先生曾擔任箭牌糖果(中國)有限公司亞太包裝總監,在知名跨國消費品公司從事包裝開發和創新20多年,深諳終端品牌對包裝的需求,對各種包材的應用創新有獨到的見解和豐富的經驗。

        何偉先生:從事軟包行業工作20多年,先后就職于惠州寶柏、惠州道科,從事過生產、技術、品質、售后服務等工作,深諳軟包材料特性和印刷、制袋等技術工藝?,F任惠州德昉高分子膜材料有限公司總經理。

        劉波先生:從事軟包裝行業24年,先后供職于惠州寶柏、廈門金德威,認職生產、質量主管及營運經理工作,對軟包企業的生產管理和運營有豐富的經驗?,F為惠州益栢包裝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

        鐘健常先生:從事軟包行業超過30多年,先后在佛塑集團、佛山太陽包裝等企業從事過質量管理、技術研發、銷售和運營經理,重點關注國內外包裝市場的最新發展趨勢,為包裝市場和客戶開發過八邊封拉鏈袋等引領行業潮流的創新包裝?,F任佛山市南海利達包裝有限公司總經理。

        五位嘉賓都是在軟包和終端品牌公司超過20多年的資深技術、高級運營、管理專業人士,他們對行業的專業見解將給企業未來的發展帶來思考和借鑒!

         

         

        36談:國際形勢以及內循環給國內軟包行業帶來的挑戰、機遇、應對思路

        發言嘉賓:

        image.png 

        陳志雄 · 郭永強 · 劉波 · 鐘健常 · 何偉 

        (從左至右,排名不分先后)

         

        五位嘉賓就以下五大內容分享了自己的專業看法:

         

        1、今年軟包裝企業的經營狀況;

        2、當前的新冠疫情和復雜的國際形勢以及中國提出的內外雙循環給國內軟包行業帶來的挑戰和機遇;

        3、隨著禁塑令、限塑令的發布,軟包企業如何走好可循環發展道路;

        4、VOCs源頭治理技術的可行方案,包括各自的優勢和局限性;

        5、一句話總結對軟包裝的看法。

         

        高峰論壇由廣東包協情報委秘書長·《包裝前沿》主編范軍紅女士主持

         

        1、今年軟包裝企業的經營狀況

         

        陳志雄先生:

        很多同行在7月份前,訂單都有逆勢增長,觀察這些企業,基本上都是一些經營規范的企業。具體體現在:

        1、財務健康、現金流正常。

        2、有一定的資金儲備和融資能力。

        3、研發技術力量較強,新產品轉型快,有創新能力。

        4、和上游的原材料供應商有著長期友好的合作關系。

        我覺得軟包企業要保持可持續發展,不要盲目求大,更不要過高地負債經營;做精、做專、做強才是正道。只有具備一定的研發能力和良性循環的現金流,才有生存和發展的實力。除此之外,一定要和供應商保持良好的合作互利關系,好的供應商是我們軟包裝企業的老師,不要忽略了供應鏈的重要性。

        至于企業訂單的火爆可否延續到第四季度,關鍵在于消費者的實際需求和企業的產品結構。近幾年VOCs治理,還有這次疫情的沖擊,已經淘汰了部分小企業,瓜分訂單的企業減少了,這對生存下來的企業是利好的。但是經過這次疫情,客戶會對產品的質量要求更高,對安全衛生性要求更嚴,訂單只會留給有準備、有能力的企業。

         

        郭永強先生:

        疫情對終端的影響很大,對于我們公司來說,今年上半年銷售額下降了約40%,緊接著,公司制定了下半年的計劃,7月份到現在,增長迅猛,整體的銷售額挽回了很多。畢竟是一個知名品牌,但同時我們也在反思,為什么在疫情期間,公司業務會下滑如此明顯?我們的分析是沒有做好新零售渠道,比如電商、網商、微商渠道,因此我認為,對于快消品而言,如果沒有做好這些新零售渠道的布局,一次疫情就會讓企業遭受致命打擊,這對大家來說是個很大的教訓。

        劉波先生:

        今年第一季度不太理想,雖是第一批復工復產的企業,但整個公司300人,在2月11日復工時,只有70人上班,政府要求封閉式管理,但員工不想吃住全在工廠,導致2、3月份產值對比往年急劇下滑,從4月份開始,業務慢慢開始恢復,訂單供不應求,產能已經不能滿足客戶需求,和大環境一樣,到7、8月份業務又有所下滑,9月份又開始恢復了訂單量,我們除了正常的軟包訂單,今年在電子產品包裝上發展勢頭較猛,彌補了整體業務的損失,從全年來看,對比去年產值略有增長,業務板塊和產品線的分布和往年對比有差異。

        鐘健常先生:

        受疫情和春節假期的影響,第一季度只有一個半月是正常生產,雖然申請了政府特殊批準,提前復工、復產,但很多員工受困于疫情不能返工,銷售業務呈現負增長,但是二季度就恢復了正常,二、三季度已經彌補了第一季度的損失,實現了銷售業務的增長,不同的業務板塊,不同的區域發展不一致,今年出口業務非常不錯,雖然中美關系緊張,但北美、亞太、歐洲出口銷售都有雙位數增長,國內休閑類食品包裝一、二季度下滑明顯,民生類比如米面、醬油產品則有2倍的增長,從9月份數據來看,呈增長態勢,整體經營數據還是很不錯。

        何偉先生:

        我們今年整體經營狀況從三季度報表來看還不錯,實現了20%的增長。

        這次疫情對我們也有沖擊,我們雖然是24日就經政府批準第一批復工了。

        但當時非常擔心,不清楚未來疫情進展會對企業經營帶來多大沖擊,焦慮得晚上都睡不著覺,只能盡力做好各種防疫物資的準備。我記得當時口罩賣到6/個,也狠下心采購了大批口罩給員工,讓我欣慰的是:我們有自己的運輸車輛,既有應對疫情的物質準備,又有運輸物流條件,再加上是第一批開業的企業,因此反而轉危為機,獲得了較好的生意契機。

        同時我認為企業的發展必須要有拳頭產品。我們在2015年經營最困難的時候,和歐萊雅、安姆科合作了一個項目,碰到了很多技術瓶頸,前后在實驗室研發做了一年多時間,投入的資金遠遠超過3%的研發投入比例,當時資金非常緊張,根本沒那么多錢,但依然咬牙堅持創新,終于獲得了很好的結果。2018年開始,我們研發的雙腔袋、易揭膜等產品贏得了很好的市場,這些產品主要用于面膜和堅果等包裝。由此我認為,企業要長遠發展,技術的創新非常重要。

         

        2、當前的新冠疫情和復雜的國際形勢以及中國提出的內外雙循環給國內軟包行業帶來的挑戰和機遇

         

        陳志雄先生:

        對這個問題,我有三個觀點:

        1、我認為一個國家的正常經濟運作也應該是實行內外經濟循環,隨著國際形勢的變化,出口的商機遲早也會到來,機會將留給有準備的人,所以,做外貿為主業的企業要對自己的客戶群做認真地分析,看準自己的發展方向,選擇合適自己的訂單和客戶群。

        2、這次疫情使行業的兩極分化更加明顯,大家普遍認為好的越好,壞的越壞,但我個人認為不能這樣抽象籠統地一概而論,好的越好不是必然的,只有方向正確,才會在好的路上持續發展。做企業,不要老是想著錢從哪里來,做對的事情,錢就自然來了;但只想著錢從哪里來,有可能做不對的事情。

        3、留給我們的商機很多,在我接觸的軟包裝企業中,絕大部分企業80%的訂單是為20%的關鍵客戶服務的,這關鍵的20%客戶,就決定了企業產品的發展,這是企業可持續發展的規律和我們需要考慮和牢記的問題,要為企業提供價值。正如寶柏公司經常提的一句口號: 你的成功,我的成長!

        軟包裝產品不是直接銷售給最終消費者的產品,是一個為別人做嫁衣裳的行業,包括各個需要包裝其產品的行業。中國提出的內循環經濟,肯定會給我們軟包裝行業帶來商機。歷史證明了軟包裝這個行業的生命力,它和國家的民生有著密切的關系。

         

        郭永強先生:

        首先大家對中國的整體經濟發展要有信心。在這次疫情后,有幾個現象值得大家關注和思考:

        1、我認為大家應該關注這次疫情加快了傳統銷售模式轉向網絡銷售渠道改變,人們的消費行為、消費習慣都在改變。

        以前人的消費習慣的改變,可能要花10~50元的改變成本。

        在電商發展最快的中國,因為疫情,這次由線下銷售轉向線上購買的消費行為轉變,卻非常容易地就完成了,節省了幾百億美金的轉變成本。

        同時我越來越深刻地感覺到地球是平的。你去任何地方,所有民宿的條件都非常好,用的材料全國各地都可以購買到,區域性的差異和優勢迅速被拉平,我生活在西藏或上海用的東西完全是一樣的。因此,我們要注意一點:區域性的優勢逐漸在減弱,在電商、消費行為轉變的影響下,包材企業要怎么做?

        2、很多大品牌正在迅速地被蠶食。如我所知的化妝品某個品牌,被許多小品牌如10~50個小品牌蠶食。我們的糖果等食品也一樣,被晉江等地方的小食品企業打得一塌糊涂,這說明消費行為的改變,對大家都是商機。

        大家必須關注身邊有沒有品牌的黑馬出現,密切關注他們的發展動態,緊貼他們,才能把包裝的量做大。

        3、這次疫情還給大家帶來思維的轉變。更加注重健康,女性更關注美麗。如果你的客戶是做健康、美麗產品的,肯定有很大的商機。

        劉波先生:

        現在創新產品很多,尤其是年輕人創立的新品牌特別多。

        因此包裝一定要做差異化產品,要走對方向,比如一些非傳統的日化或食品產品方向。否則同質化的競爭,價格戰被打得很難受。

        至于雙循環經濟,我個人認為國外對中國的禁運或制裁不會對軟包企業帶來太大的沖擊。中國軟包裝企業賣到國際上的產品性價比是非常高的。對比國外的無序,國內軟包裝企業產品的穩定性、交貨效率都更具競爭優勢。

        鐘健常先生:

        中國綜合實力很強大了,一定要實行內外結合的雙循環發展模式,中國的經濟發展要堅持改革開放。

        我們企業算是比較早從事外貿出口的企業。第一個外貿客戶是2004年開拓的,是一家在美國經營中國餐館的客戶,給他們提供番茄醬、辣椒醬包裝。

        2000年我們去到國外,感覺中國軟包裝企業和國外企業相比差距很大,裝備、技術、信息等都不如人家。

        但經過20年的發展,我們的中國制造業,特別是包裝行業的綜合能力包括性價比、產品創新能力并不比國外同行差。我們公司自己開發的一些很前沿的包裝,國外客戶根本沒見過。這說明,從落后、不懂到更強大,是因為我們有一個更良好的雙循環環境。

        何偉先生:

        隨著疫情的挑戰,科技和市場的變化,我們的購物、我們的生活和工作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隨著物流快遞業的發展,我們可以早上下單,下午就可以收到貨了。

        以前要求我們3天供貨的時候,感覺不可能?,F在市場正推動企業快速反應。企業必須讓產能、交貨期快速適應市場的變化。

        我們面臨的問題就是提升產能。比如接100噸訂單,需要150噸的產能才能適應市場。

        包裝的機遇,當下新興的消費模式、互聯網+、快遞包裝的領域有更多的藍海市場,有更多的差異化產品。

        比如京東用無人機去偏遠地區運送特產到大城市,可以大大縮減物流時間和成本,我們的包裝如何適應這樣的物流速度,去實現食品的保質、保鮮、保香的功能。如云南的一些普洱茶,茶葉很貴,但包裝很普通。我們如何去開拓這些市場,通過包裝來保存它的品質,這些都是值得關注的差異化市場。

        還有冷鏈、蔬菜的保鮮包裝等都是值得我們關注的包裝創新方向。

         

        廣東包協副秘書長范軍紅:

        個人認為:疫情對部分產品的銷售會帶來一定的影響,產品的訂單有漲有跌!比如衛生用品和藥品包裝的變化。既然是新冠疫情爆發,我們可能理所當然地認為與疾病相關的藥品包裝的采購量今年必然會很不錯,但是實際情況卻是:常規的感冒藥品銷量大大下滑,與這些藥品相關的包材廠訂單急劇下降,這是因為疫情爆發后,大家出門都戴口罩,沒事也盡量少出門,避免了人員流動造成的傳染,再加上大家對個人健康更加關注,反而感冒變少了;但是由于對衛生的重視,消毒液、消毒濕紙巾的量則大大增加,與之相關的包材廠則賺得盆滿缽滿;這說明疫情和國際動蕩局勢一定會對產品的銷售產生影響,因此,企業也要思考如何及時調整產品定位,各種不確定性因素給企業帶來的經營風險,并盡量規避。

        除此之外,我記得當時疫情在印度爆發初期,印度的蓖麻油全部不給出口,結果給很多主要采購印度蓖麻油生產膠粘劑等化工企業帶來極大的沖擊,蓖麻油價格瘋漲,但是很多企業還是采購不到,嚴重影響企業的正常生產,所以企業在經營中必須未雨綢繆,畢竟現在全球的疫情仍然處于爆發態勢,如果有采購國外原材料的企業,必須做好預判,提前做好原材料的采購和儲備。

        作為企業經營者,必須思考疫情和動蕩的國際環境會給企業經營帶來哪些不可控的風險和機遇!

         

        3、隨著禁塑令、限塑令的發布,軟包企業如何走好可循環發展道路

         

        陳志雄先生:

        塑料制品在給我們日常生活帶來方便的同時,也帶來嚴重的污染問題。我覺得限塑、減塑是必須的,而且通過技術手段是可以努力實現的。但去塑卻是不太現實的?,F在全世界40%的塑料材料用在軟包裝上,其在人類生活中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根據英國塑料聯合會的統計,實現同樣包裝功能的前提下,如果使用其他材料替代塑料的話,將產生2.7倍的溫室氣體排放,能耗是塑料的2.2倍,得不償失,因此去塑是不現實的。

        復合軟包裝材料有自己的獨特功能,沒有哪種完美的單一材料能具備有能滿足包裝需要的多種功能。

        軟包裝應具備有的四大功能包括有:

        1、和消費者溝通的功能; 

        2、對內容物的保護功能; 

        3、商品倉儲運輸功能;

        4、方便消費者使用功能。

        因此,在考慮新的環保結構組成時,不能回避和忽略這四大功能,必須全面兼顧去實現,缺一不可。

        在實現限塑和減塑的治理方式中,除了對軟包裝材料努力實現減少使用,重復使用之外,我覺得實現軟包裝材料循環利用和實現降解,將會是我們的重點努力目標,尤其是實現循環利用。

        循環利用方面,有幾種不同的思路:

        A. 其中大家更為傾向使用單一種類材料的復合結構,如PE/PE,PP/PP,甚至是PET/PET;

        B. 多層共擠的PE結構也是一種選擇;

        C. 國外也流行用單一鋁箔成型的托盤容器和鋁箔蓋材的食品包裝;

        D. 紙張上加上特種的涂層,可以實現阻隔、熱封、回收循環利用;

        在單一種材料的復合結構上,阻隔性能可以通過涂層、膠水、鍍膜等工藝得到解決。

        PE復合PE的結構中,使用了BOPEMDOPE,改善了可印刷性,提升了挺度和耐穿刺能力,但在制袋時,封口的熱量的傳遞方式是從表層材料傳遞到熱封層上的,雙軸拉伸或單軸拉伸的PE膜的物理性能得到改善,但通過雙軸拉伸或單軸拉伸不能改變PE膜的化學性能,耐溫性能仍然受到挑戰,尤其是在食品高速自動包裝機上。

        塑料的回收循環利用之路,除了使用單一材料組成的復合膜外,我還注意到有以下的一些思路,例如:

        a.把不同種類,不同結構組成的復合薄膜實現分門別類的回收;把PE表印的包裝結構的油墨通過預涂層的辦法,回收利用時用熱水很容易把油墨分離。

        一分赛车技巧